甚麼場合做甚麼事

110

見網民鬧明星、評論員、作家鬧得如此有勁,今次我都陪大家鬧下自己,哈哈!做人還是豁達點好。

話說22歲那年,我在立法會工作,某天,我臉黑黑、寒起背,總之是一臉不爽地,打着呵欠在大批記者面前,走過時任特首董建華身邊。事後,我被高職級的同事訓話:「你身為立法會職員,這樣太無禮。」雖然,我臉黑不過是源於太累,大佬我近乎每天都工作至深夜三時,我做到本份你咪理我囉!你們請我回來又不是賣笑!於是,我一臉不屑地回敬那位同事,心裏還想:只有畏懼高權的人,才會跪低搖尾。

當時,我覺得自己好型。

半年後,我的初戀出現,他很快便帶我見阿媽,我同樣是臉黑黑地毫無笑容。兩年後,他大學畢業,有工作了,去接他放工時,我仍是一臉不爽地對着他的同事。

當時我深信,拍拖是兩個人的事,總之男友知道我好,又總之我做到女友的本份,為何還要奉承無關痛癢的人?

就這樣,平平安安沒有被打一身地過了幾年,直至25歲,一位男性朋友跟我狂數他的女友:「她說我無禮貌,說我見她的朋友和家人時,一副死老豆咁款唧都唔笑喎!笑咩啫?我肯去已經好畀面啦!她只懂顧面子,簡直無腦!」

同一件事,我自己做,就覺得非常合理,但當其他人做,我竟然又可以升上道德高地去批評。曾經,我都犯下嚴人寬己的錯,的確是不知所謂。

當時,我這樣教訓男友人:「你跟她出席任何場合,你的一言一語一個表情,均是代表她的。你黑臉,其他人不但會認為你沒體面,心多的親友更會想:極有可能你的女友,私下跟你投訴過甚麼不滿,所以你要用表情替她出氣。」

聽到自己說的話,當日對着前特首、男友家人和同事的「型」,消失了,換來一陣「到爆」的感覺。我怎可能如此無教養?竟然在媒體面前(當中還包括外媒),以立法會職員的身份,落自己城市首長的面子;我又竟然在眾人面前,以女朋友和太太的身份,落自己丈夫的面子!「甚麼場合做甚麼事」的道理,我竟然要26歲才學懂,實在太幼稚!

錯了就要承認,那夜,我鄭重地跟丈夫說對不起:「這些年來,你都容忍我落你面。」還好,他仍是一舊木般沒有太大反應,作為不浪漫又沉悶的丈夫的太太,就是有這種福利。

知錯最緊要改,自此,我便提醒自己:「型三秒,可能樣衰三年,我不想伴侶被誤解,不想被認為是沒教養的野丫頭,所以記得笑多啲!」

然後,我就變成「喪笑周靈山」,但又原來,給出甚麼程度的笑容、在甚麼場合要怎樣笑,都有很大學問!下次有機會,我再跟大家分享在其他政府機構工作時,因為笑錯場合又被訓話的低能事。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