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上周生後的甜蜜與暴力(七)︰呻(上)

1999 年 2 月

和周生拍拖的頭幾個月裡,我做得最多是向朋友訴苦。當時我呻的功力,已達到世界頂級。

世界頂級標準賽的最低條件是︰不分話題、時間、對象,把要呻的題目,不刻意地加進當時的對話裡,以延續一個新話題。

我覺得我做到了。無論人家在說甚麼,我都會把話題拉到周生的壞處那裡;不論對象是朋友同事或上司,我都會對他們說周生的壞。

聖誕節後…
盧生問︰「放假有沒有去那兒玩?」
我呻 ︰「不要說了,我男友的為人悶得過份,從不會做點事來得我歡心…怎可能聖誕節也睡覺?」

首領告訴我前晚去了某餐廳吃牛扒…
首領說︰「很好吃,你下次記得和男朋友去。」
我又呻︰「還要去那裡?和他吃飯,所有錢都要我出,媽媽已開始懷疑了…常問我錢用了去那裡。」

秘書在說她如何處理男友給她的 Grant Loan…
秘書問︰「你阿周生讀大學有沒有 Grant Loan?」
我再呻︰「他一蚊都沒有給過我,別說 Grant Loan,我們不像你和你男友,我們沒有將來的,不可能結婚買樓,死路一條…」

而每呻一次,我就愈覺得和他一起很痛苦。他不但行為令我不滿意,就連興趣、處事方式和觀點同樣討我厭。

當我興致勃勃地說法國的鐵處女如何殘忍時,他卻說在中國隨便選一件刑具都比這件恐怖;
我和他分享我最愛的英國小說,他聽後說中國的三國故事有深度和層次得多;
我愛旅行,他卻寧願留在家打機;
我做事有要求、有原則,他卻只會拖延拖延再拖延,然後交行貨;
我愛下班後到高級餐廳吃飯,他不屑地說上菜太慢、那十多支刀刀叉叉太造作。

他不可能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吧?

我不追求完美配搭,但至少,都給我一點「呀!我都是這樣想的!」感覺吧…

我不追求浪漫滿瀉,但偶爾也給我一個甜笑的機會吧…

想分手,但又不想;想和他談談,但又說不出口。

在這個困局裡的唯一解決方法,就是呻。只有呻,才能發洩怨氣;亦只有呻,才令有「一切都已經暫時解決」的感覺。

可能上天見我這段關係太煩人,終於,在 1999 年 2 月,上天給我一件大的事件,不但訓練我的反應,還助我看清真相,為狂呻的日子、和周生目前的關係,來了一個了斷…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