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上周生後的甜蜜與暴力(七)︰呻(下)

又再是 1999 年 2 月,坐在辦公室內,秘書小姐和盧先生都在努力工作,我卻想著是否和周生分手。和朋友討論過、自己也分析過,就連八卦雜誌的心理測驗都做過,卻始終沒有答案…迷惘之際,想起以前公司的律師朋友教我的邏輯思考方法,就是為想不通的事做個表,找出它的好處和不好處,決定便會來。

周生是否真命天子?
真命天子的元素(次序不分先後)        周生(有/半/無)
愛我(這最重要!怎樣才是愛?到時會知道!)        半
明白我(例︰我說第一句,他能接下第二句。)        無
共同興趣(沒有共同興趣,將來困在家裡幹什麼?)      無
上進(這個世界事事都是錢,不上進,吃飽嗎?)       無
勤力(空有大志沒有用,行動最實際!)           無
照顧我(女人要有好歸宿嘛!)               無
有情趣(閒時買小禮物給我、訂張檯吃餐飯之類)       無
幽默(我最鍾意笑,對著個阿呆是不可能活下去!)      半
將我放在第一位(父母親兄弟姊妹們要麻煩借一借)      無
聰明(絕對不能蠢!)                   有

有︰1/10
無︰7/10
半︰2/10

我愛周生嗎?
愛的感覺(次序不分先後)            我(有/半/無)
掛念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緊張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和他一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甚麼都不幹,只是倚著他                 有
想和他分享一切經歷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照顧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他快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跟著他一世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對他撒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他如我愛他一樣愛我                   有
有︰10/10
無︰0/10
半︰0/10

這兩個回合,感情堅決否定理智,不斷讓我感覺到我很喜歡他…

做好這兩個表後仍未有答案,天呀天呀!你幫我做個決定好嗎?我很迷惘呀…

晚上沒神沒有氣地回家,見到父親大人板著臉坐在餐桌、母親大人則如保鏢地站在大門前,心知不妙。

父親咆哮︰「你給我過來!」

唉,又是這種場面,為何不能給我好好過一天呢?

我厭煩地問︰「又怎樣?」

那個「樣」字還掛在嘴唇邊,保鏢母親便一大巴掌打過來,還大喊︰「賤格!」

還未有時間問甚麼事,母親便已用力扯著我的長髮︰「你的錢都用了去那裡?」

我掙扎︰「甚麼錢?」

父親大力拍檯,檯上放著一張信用咭月結單。

父親︰「你怎可能一個月內用了這麼多錢?好的不學,不知所謂!」

母親︰「一定拿錢去『貼仔』啦!你這個賤人,簡直令我丟架!」

母親︰「有律師你不要 (她總覺得有律師追求我,事實沒有!!),要個又窮又無用的,你這不是賤格是甚麼?」

父親︰「我不是說要評論人家的兒子,但這個人真的很有問題,好端端一個男人,做份兼職不愁沒有錢,為何要用女人錢呢?再者,這個男人的人品都不是好,他不是學生嗎?怎會每晚上網和你談天談至半夜?」

母親︰「這種人就是不上進囉!歪種總是物以類聚!我當初就不應該生你,你這個賤貨,才剛工作就『貼仔』!」

對他們的行為,已在不知何事成為習慣,多半我都只會呆著,待他們罵過打過,便洗澡上床上網。但今天,我對「貼仔」二字特別有反應。

他們可以罵我,但不可以罵周生。

縱然我打算和他分手,仍然是不可以。

但是…皮肉之苦都不好受,今天我就忍你們,終有一天,我會找到快樂和幸福,然後離開你們!

我已哭得快要斷氣,苦苦哀求他們開下條件,他們說,要我在明天之前拿 $9000 回家給父親替我找咭數 (這就是他們所說的很多錢…我當時的月入有兩萬元呀…)。

終於「下班」,脫離困境後,我的牛脾氣又故態復萌。我不屑他們要的都只是錢,便立即收起哀求和哭的臉,在走過母親身邊時,表現出一副不服氣的樣子,這下子,又激起母親的情緒…

母親執著我的衣領,扯我到電話旁︰「你這個賤人給我回來,你現在立即打電話給他說分手!」

聽到分手二字,我的身體不停震顫…

現在就要分手?這麼快?不要,我不要!

我︰「不要!不要!不要!你放手!」

母親遇強愈強,立即搶去我的手提電話。

我發瘋地奮力把電話搶回去,大叫︰「不要!不要!」

我︰「為甚麼?為甚麼我做甚麼都是錯的?我只是拍拖,你們為甚麼要用錢去衡量他?你們憑甚麼說他不是?我喜歡的就是最好!」

說了這一句,我不禁呆住…

感謝父母親!這是我首次替周生辯護!

感謝感謝感謝!我不再是呻的那一個,我是辯護他的唯一一個!

母親︰「男人要是好的話,怎會要你養?你這個歪種,已經賤得連狗都不如!還要找個更賤的回來配種?」

對了對了!你將我的火都潑出來了!我明白啦!我找到答案啦!

我︰「哼!我是狗,你們就是狗公狗乸,那有資格管我?你現在不是在養老豆嗎?(那時我爸剛退休) 至少他是我選擇的,就是最好的!」

母親氣得再次拳打腳踢。

我︰「你除了打我罵我還可以做甚麼?又趕我走嗎?又將我所有東西打爛嗎?隨便你!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分手!我就是要跟著他一世!」

天時、地利、人和都很配合地迫我和周生分手,我卻從中找到不分手的路!

我不知道從何時起養成挑剔的性格,只顧注意人家的壞,而否決人家的好。

我不知道從何時起我變得沒有安全感,只顧想要自己安全,而無視人家的付出。

這都不去研究了,我的膽量,被兩個人嚇了出來。終於,我願意大聲告訴別人︰「我喜歡的,就是最好的!」

大聲為所愛的人辯護的感覺,比呻一萬次還要釋然。認同自己的選擇的那一刻,感覺有點呆、身體很輕很自在,感覺又有點清爽,震顫的感覺都沒有了。

大聲喊出來的那一刻,我得到更大力量和勇氣去肯定那份愛。

這都不用任何原因、不用任何理智分析。

周生就是最好的,因為他是我選擇的。

現在,我肯定我不要分手,我更肯定,我愛他,因為我信任自己的選擇。

總覺得父母親永遠會在我將近走錯路時突然跑出來,把我從一條歪路嚇走。這一次的分手危機,感謝父母親,全靠他們推我一把,我才會做出最好的選擇。

第二天,我從偷偷儲來搬家的錢裡拿了一點出來給父親還錢,然後獨自一個人去了布吉。那四天布吉之旅,我每天想的都只是周生,這令我更確定,無論他好與不好,都是我的最好。

回來後,我在機場緊緊地抱著周生,又哭又笑地說︰「我很想你呀!」

最後,在另一個原本是平靜的晚上,我再次經歷一場大搏鬥,但那次,我已得到我愛周生這個肯定。於是,那一晚,我浩浩蕩蕩地搬了出去。然後,開始和周生同居的生活,展開屬於我們人生的新一頁。

後記︰我的故事,你們有沒有似層相識的感覺?他做的,不單止不是你心想的,更要是你心最不想的;望著他,相信有將來,但事實卻好像沒有。

身邊不少人勸你,你自己勸自己,雙腳卻始終像纏了結一樣走不動,口在喊分手,頭又鑽進他胸口。

然後你望著自己,流下如豆大般的眼淚,自問自答︰「為何我會這樣?」

我不知道為何你會這樣,或者為何我會那樣,事件發生了,我不想知道為甚麼會這樣,我只知道,我從不服輸、從不相信自己是不幸運的那一群,沒有事解決不了,解決不了的事就即是沒有事,然後相信每一步,再踏出下一步。

爭取幸福,不算是我的強項;活在幸福裡,才是我的強項!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