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上周生后的甜蜜与暴力(七)︰呻(下)

又再是 1999 年 2 月,坐在办公室内,秘书小姐和卢先生都在努力工作,我却想着是否和周生分手。和朋友讨论过、自己也分析过,就连八卦杂志的心理测验都做过,却始终没有答案…迷惘之际,想起以前公司的律师朋友教我的逻辑思考方法,就是为想不通的事做个表,找出它的好处和不好处,决定便会来。

周生是否真命天子?
真命天子的元素(次序不分先后)        周生(有/半/无)
爱我(这最重要!怎样才是爱?到时会知道!)        半
明白我(例︰我说第一句,他能接下第二句。)        无
共同兴趣(没有共同兴趣,将来困在家里干什么?)      无
上进(这个世界事事都是钱,不上进,吃饱吗?)       无
勤力(空有大志没有用,行动最实际!)           无
照顾我(女人要有好归宿嘛!)               无
有情趣(闲时买小礼物给我、订张台吃餐饭之类)       无
幽默(我最钟意笑,对着个阿呆是不可能活下去!)      半
将我放在第一位(父母亲兄弟姊妹们要麻烦借一借)      无
聪明(绝对不能蠢!)                   有

有︰1/10
无︰7/10
半︰2/10

我爱周生吗?
爱的感觉(次序不分先后)            我(有/半/无)
挂念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紧张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和他一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什么都不干,只是倚着他                 有
想和他分享一切经历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照顾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他快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跟着他一世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对他撒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
想他如我爱他一样爱我                   有
有︰10/10
无︰0/10
半︰0/10

这两个回合,感情坚决否定理智,不断让我感觉到我很喜欢他…

做好这两个表后仍未有答案,天呀天呀!你帮我做个决定好吗?我很迷惘呀…

晚上没神没有气地回家,见到父亲大人板著脸坐在餐桌、母亲大人则如保镖地站在大门前,心知不妙。

父亲咆哮︰“你给我过来!”

唉,又是这种场面,为何不能给我好好过一天呢?

我厌烦地问︰“又怎样?”

那个“样”字还挂在嘴唇边,保镖母亲便一大巴掌打过来,还大喊︰“贱格!”

还未有时间问什么事,母亲便已用力扯着我的长发︰“你的钱都用了去那里?”

我挣扎︰“什么钱?”

父亲大力拍台,台上放著一张信用咭月结单。

父亲︰“你怎可能一个月内用了这么多钱?好的不学,不知所谓!”

母亲︰“一定拿钱去‘贴仔’啦!你这个贱人,简直令我丢架!”

母亲︰“有律师你不要 (她总觉得有律师追求我,事实没有!!),要个又穷又无用的,你这不是贱格是什么?”

父亲︰“我不是说要评论人家的儿子,但这个人真的很有问题,好端端一个男人,做份兼职不愁没有钱,为何要用女人钱呢?再者,这个男人的人品都不是好,他不是学生吗?怎会每晚上网和你谈天谈至半夜?”

母亲︰“这种人就是不上进囉!歪种总是物以类聚!我当初就不应该生你,你这个贱货,才刚工作就‘贴仔’!”

对他们的行为,已在不知何事成为习惯,多半我都只会呆著,待他们骂过打过,便洗澡上床上网。但今天,我对“贴仔”二字特别有反应。

他们可以骂我,但不可以骂周生。

纵然我打算和他分手,仍然是不可以。

但是…皮肉之苦都不好受,今天我就忍你们,终有一天,我会找到快乐和幸福,然后离开你们!

我已哭得快要断气,苦苦哀求他们开下条件,他们说,要我在明天之前拿 $9000 回家给父亲替我找咭数 (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很多钱…我当时的月入有两万元呀…)。

终于“下班”,脱离困境后,我的牛脾气又故态复萌。我不屑他们要的都只是钱,便立即收起哀求和哭的脸,在走过母亲身边时,表现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,这下子,又激起母亲的情绪…

母亲执著我的衣领,扯我到电话旁︰“你这个贱人给我回来,你现在立即打电话给他说分手!”

听到分手二字,我的身体不停震颤…

现在就要分手?这么快?不要,我不要!

我︰“不要!不要!不要!你放手!”

母亲遇强愈强,立即抢去我的手提电话。

我发疯地奋力把电话抢回去,大叫︰“不要!不要!”

我︰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做什么都是错的?我只是拍拖,你们为什么要用钱去衡量他?你们凭什么说他不是?我喜欢的就是最好!”

说了这一句,我不禁呆住…

感谢父母亲!这是我首次替周生辩护!

感谢感谢感谢!我不再是呻的那一个,我是辩护他的唯一一个!

母亲︰“男人要是好的话,怎会要你养?你这个歪种,已经贱得连狗都不如!还要找个更贱的回来配种?”

对了对了!你将我的火都泼出来了!我明白啦!我找到答案啦!

我︰“哼!我是狗,你们就是狗公狗乸,那有资格管我?你现在不是在养老豆吗?(那时我爸刚退休) 至少他是我选择的,就是最好的!”

母亲气得再次拳打脚踢。

我︰“你除了打我骂我还可以做什么?又赶我走吗?又将我所有东西打烂吗?随便你!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分手!我就是要跟着他一世!”

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很配合地迫我和周生分手,我却从中找到不分手的路!

我不知道从何时起养成挑剔的性格,只顾注意人家的坏,而否决人家的好。

我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变得没有安全感,只顾想要自己安全,而无视人家的付出。

这都不去研究了,我的胆量,被两个人吓了出来。终于,我愿意大声告诉别人︰“我喜欢的,就是最好的!”

大声为所爱的人辩护的感觉,比呻一万次还要释然。认同自己的选择的那一刻,感觉有点呆、身体很轻很自在,感觉又有点清爽,震颤的感觉都没有了。

大声喊出来的那一刻,我得到更大力量和勇气去肯定那份爱。

这都不用任何原因、不用任何理智分析。

周生就是最好的,因为他是我选择的。

现在,我肯定我不要分手,我更肯定,我爱他,因为我信任自己的选择。

总觉得父母亲永远会在我将近走错路时突然跑出来,把我从一条歪路吓走。这一次的分手危机,感谢父母亲,全靠他们推我一把,我才会做出最好的选择。

第二天,我从偷偷储来搬家的钱里拿了一点出来给父亲还钱,然后独自一个人去了布吉。那四天布吉之旅,我每天想的都只是周生,这令我更确定,无论他好与不好,都是我的最好。

回来后,我在机场紧紧地抱着周生,又哭又笑地说︰“我很想你呀!”

最后,在另一个原本是平静的晚上,我再次经历一场大搏斗,但那次,我已得到我爱周生这个肯定。于是,那一晚,我浩浩荡荡地搬了出去。然后,开始和周生同居的生活,展开属于我们人生的新一页。

后记︰我的故事,你们有没有似层相识的感觉?他做的,不单止不是你心想的,更要是你心最不想的;望着他,相信有将来,但事实却好像没有。

身边不少人劝你,你自己劝自己,双脚却始终像缠了结一样走不动,口在喊分手,头又钻进他胸口。

然后你望着自己,流下如豆大般的眼泪,自问自答︰“为何我会这样?”

我不知道为何你会这样,或者为何我会那样,事件发生了,我不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我只知道,我从不服输、从不相信自己是不幸运的那一群,没有事解决不了,解决不了的事就即是没有事,然后相信每一步,再踏出下一步。

争取幸福,不算是我的强项;活在幸福里,才是我的强项!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