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捉紧将来的那个他

all-make-sense-at-the-end

有Lively朋友问︰“既然注定分开,为何要让我遇上这个人?”

这让我想起我的初次暗恋经历。

12岁那年,读中一,初次认真暗恋一个中三男生。我进取地做好暗恋者本份,每逢生日、圣诞、之类之类,都花心思地送礼物。为了制造“巧合地碰面”机会,我多次改变上学路线。即使被家人限制放学后回家时间,我拼死都要留连在他有可能出现的地方,图书馆、礼堂…闲时又会努力去思考打电话给他的借口,只要能和他聊了多数十秒,便足够让我快乐一整天。

两年后,我中三,他中五,在旧学制里,我们都有可能转校,我决定跟他表白。

写了封表白信,看清四处无人,塞进他的储物柜。满心期待、忐忑不安地等待回复,但数天过去,我连一粒字都无收到。

大概是失败了吧?

一星期后,电话响起。

“喂?”
“喂,我呀。”他说。
“嗯?”我装作认不出他的声音。
“我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他语气认真。
“嗯。”我已经紧张到失了声,除了“嗯”,再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“其实呢,我系基架。”

换转是你,可能会笑,可能会失落,但我却奇怪地,异常愤怒。

我在恼自己。“有无搞错!我竟然白白浪费了两年时间!”

因为这次经历,我变成一个在感情方面超爽快的小妇人。与其浪费时间纠缠,倒不如速战速决,无谓拉长步向幸福条路!

紧记中学的教训,19岁那年,喜欢上某位男同事,立即就表白,立即被拒绝。起初有点失落,但很快就忘了,有能力为自己争取幸福、不将情绪寄存在他人手里的人,信念都很强,才不会被过客拉后腿。

20岁,在网上遇到一个男生,确认喜欢上他之后,我又再表白。如果你有读我过去的文章,都会知道,这位网友,就是至今跟我一起18年的老公,乡里。

有时我会幻想,假如没有中学那次失败,我没有变得爽快,然后跟那个男同事纠缠数年,我现在会不会嫁了乡里?

我和乡里都觉得,大概不会,因为我眼里不可能有他,他这个对爱情迟钝,只爱看小说的内向男,亦不可能会看到我。

爱情就是这样阴毒,总会在幸福来临前,让你尝尽失败。但到一天,你倚在真命天子的怀里,回头看过去发生的一切,便会发现,they all make sense at the end。

问︰“既然注定分开,为何要让我遇上这个人?”
答︰“就是为了帮你捉紧将来的那个他。”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