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業無分貴賤,但品格有

99-2

畢業後第一份工是律師樓秘書,後來公司來了一位見習律師,見他都是打工數年才半攻讀法律學位,便心想說不定我都可以。坐言起行,立即到香港大學報讀法律課程,但上課才一個月,已經發現「唔對路」。原來,法律講的不是道德,很多細節都不能用社會常理去思考,一個人犯了罪,除非當場斷正,否則,有證據都可以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,實在不太適合黑白分明的我。

但當時我想:「職業無分貴賤,律師起碼是專業。」於是便繼續讀落去。

直至有一次,公司某位律師要我幫忙處理一宗離婚案,正常人想起離婚,都是分配資產,安排小朋友的撫養權和探訪時間,然而該律師給我的檔案,開設時間是四年前,裏頭全是現金提取和轉贈、樓宇轉手、開十幾間空殼公司將資金送到海外的文件。即使我沒有太深入的法律知識,都不難看得出整個劇情──處心積慮扮無錢,一蚊都唔分比太太和兒女。

我忍不住問該律師︰「你教個客用4年藏資產,都不勸他跟太太搞好關係?」

他聳聳肩︰「我又不是社工。」

「你咁都做得出?你真的忍心要個女人一蚊都無地帶三個子女?」我質疑他。

「你唔做,大把人做,我都要開飯。」然後,他便沒有再理會我。

這件事,對我的衝擊幾大,我開始檢視自己的背景──我出身寒微,沒有父蔭,手停口停;我無樓、無車、無資產,生活不安穩;我在法律界無人脈、父母不是法官或明星。換言之,我可以清高地選擇案件的機會真的很微,若要在這行發展落去,將來我為生活、為供樓、為名為利,極有可能會變成眼前這位律師。就算最理想的情況,我都要發到財,有名堂,才能立品。

職業雖然無分貴賤,但品格有,「大把人做」,並不代表我唯有要跟住做。即使世事不公平,我仍想將僅有的平等帶給有緣遇上的人和事。所以最後,我把法律課程讀完,便轉攻其他學科,亦造就了我「大把嘢寫」的將來。現在我做作家,窮是窮了點,但也不錯呀!人生是否沒法選擇,全看你當日有否臨崖勒馬。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