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场合做什么事

110

见网民闹明星、评论员、作家闹得如此有劲,今次我都陪大家闹下自己,哈哈!做人还是豁达点好。

话说22岁那年,我在立法会工作,某天,我脸黑黑、寒起背,总之是一脸不爽地,打着呵欠在大批记者面前,走过时任特首董建华身边。事后,我被高职级的同事训话:“你身为立法会职员,这样太无礼。”虽然,我脸黑不过是源于太累,大佬我近乎每天都工作至深夜三时,我做到本份你咪理我囉!你们请我回来又不是卖笑!于是,我一脸不屑地回敬那位同事,心里还想:只有畏惧高权的人,才会跪低摇尾。

当时,我觉得自己好型。

半年后,我的初恋出现,他很快便带我见阿妈,我同样是脸黑黑地毫无笑容。两年后,他大学毕业,有工作了,去接他放工时,我仍是一脸不爽地对着他的同事。

当时我深信,拍拖是两个人的事,总之男友知道我好,又总之我做到女友的本份,为何还要奉承无关痛痒的人?

就这样,平平安安没有被打一身地过了几年,直至25岁,一位男性朋友跟我狂数他的女友:“她说我无礼貌,说我见她的朋友和家人时,一副死老豆咁款唧都唔笑㖞!笑咩啫?我肯去已经好畀面啦!她只懂顾面子,简直无脑!”

同一件事,我自己做,就觉得非常合理,但当其他人做,我竟然又可以升上道德高地去批评。曾经,我都犯下严人宽己的错,的确是不知所谓。

当时,我这样教训男友人:“你跟她出席任何场合,你的一言一语一个表情,均是代表她的。你黑脸,其他人不但会认为你没体面,心多的亲友更会想:极有可能你的女友,私下跟你投诉过什么不满,所以你要用表情替她出气。”

听到自己说的话,当日对着前特首、男友家人和同事的“型”,消失了,换来一阵“到爆”的感觉。我怎可能如此无教养?竟然在媒体面前(当中还包括外媒),以立法会职员的身份,落自己城市首长的面子;我又竟然在众人面前,以女朋友和太太的身份,落自己丈夫的面子!“什么场合做什么事”的道理,我竟然要26岁才学懂,实在太幼稚!

错了就要承认,那夜,我郑重地跟丈夫说对不起:“这些年来,你都容忍我落你面。”还好,他仍是一旧木般没有太大反应,作为不浪漫又沉闷的丈夫的太太,就是有这种福利。

知错最紧要改,自此,我便提醒自己:“型三秒,可能样衰三年,我不想伴侣被误解,不想被认为是没教养的野丫头,所以记得笑多啲!”

然后,我就变成“丧笑周灵山”,但又原来,给出什么程度的笑容、在什么场合要怎样笑,都有很大学问!下次有机会,我再跟大家分享在其他政府机构工作时,因为笑错场合又被训话的低能事。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