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國被拒入境(完)

前篇︰泰國被拒入境(三)

女職員從我手上取了我的護照,見到封面寫着香港特區政府,不知何故邊笑邊搖頭,沒有問多句便說︰「Tell him come.」

短短三個字,Tell. Him. Come.,我開心得飛上天!我立即衝去丈夫的視線範圍,遠遠地出力揮手叫他過來,他跑得很快,我想他也嚇壞了。

女職員接過丈夫的護照後,若無其事地翻開、望電腦檢查、拍了丈夫的大頭照、蓋印,然後,她合上護照,放上櫃枱還給丈夫。整個過程簡單、直接、普通得像沒事發生過一樣,這令本以為要被送回香港的丈夫難以置信地問︰「Ok now?」

「Yes yes!」女職員裝作厭煩地笑着說。突然間,我很珍惜她那個和藹的笑臉。

丈夫腳踏出入境櫃台後,便立即捉着我的手想要離開,而我壓抑了很久的徬徨和軟弱,亦差點令我想跟着他頭也不回地跑走,但那一刻我突然想起,我不可以令人以為我們香港人沒禮貌,我一定要跟這位女職員道謝。

於是,我走到她身邊,雙手合十對她鞠躬︰「Thank you, thank you so much!」

她輕輕揮手,示意不用客氣。

而為免日後不再犯錯(如果我還會去泰國的話),我決定多留30秒去問她這個問題︰「其實,泰國有沒有一條『排隊入境時不可看手機』的法例?」

她聽後,忍俊不禁地搖搖頭,然後便向外揮手做出「你走啦」的手勢,並沒有回答我。從她的表情我看得出,我和丈夫只是被作弄了。

老實說,那一刻我有點勞氣,為何要作弄我們?是不是我們樣子太鈍、太友善、笑得太多?這時,丈夫大概也猜到我不忿氣,便說:「走吧。」

離開入境大堂,我才想起行李,我們的行李!搞了個多小時,會不會已送回倉?好煩啊!於是,我立即又跑,然後又跑回頭扯着丈夫狂跑,跑到行李區了,丈夫遠處便見到我們的行李箱,它非常寂寞地在行李帶上獨自徘徊。「不用急,行李還在。」他掃掃我的背,發現我的汗水已濕透襯衫。

「陰公,你係咪好驚?剛才到底甚麼事?你怎樣搞掂的?」他問。

「小事啦,去玩喇!」我樣子從容地說,總覺得夫妻之間,一個擔心一個樂天就夠,他沒必要陪我驚。

但拿了行李,又想起另一個問題,到底,酒店的接送司機還在嗎?畢竟我們比約定時間遲了個多小時。唉,這代表我們又得趕到酒店在機場的等候室……

「你好,我是Elizabeth……」我跑入等候室,立即報上名來。

職員聽到後,已經知道發生了甚麼事︰「酒店收到你的電郵,我們都很擔心啊!放心,司機還在等你們。」太好了,我們終於不用跑了,有車坐了!

在送我們出機場時,這位職員輕聲地對我說︰「我們從未聽聞過這種事,其實你可以投訴該職員(指平頭裝)。」

我看着她,不知要怎樣反應。我來玩的,並沒有想過要投訴人。

45分鐘後,我們終於到酒店,接待我們的職員一見到我們便走上前︰「我們很擔心,真的從未聽聞過這種事。」沒多久,另一位自稱是整間酒店的Director又走過來,說他也從未聽聞過這個規則,還為這件事向我們致歉。

一輪又一輪被問候的感覺,雖令我們安心不少,但這刻,我對這些已沒有感覺,我只想跟丈夫一起。

辦好入住手續後,我拖着丈夫走到房間,路上,他笑着說︰「我老婆就是『每臨大事有靜氣』。」

我看着他,還他一句︰「遇上小事即放屁?」

我們笑得很大聲,特別是我,笑聲似在發洩剛才的驚慌和憤怒,職員見到我們笑也跟着笑。

在機場跑了那麼多路,背包在輕鬆的路上顯得特別重,想也不想,我便一手擲給丈夫,還附送了一個小脾氣︰「喂!我咩都唔會拎架喇!你拎哂!好重呀!」

他沒有反抗,還心甘情願地、笑得很甜地接過背包。外人看上去,不知又會怎樣批評,大概是︰「這港妻真難服侍!」

(完)

本文曾刊於東網生活。

==================
周靈山,愛情及瘦身食譜作家。著作包括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、《邊吃邊瘦!50道獨家瘦身食譜》。
個人網站︰https://lively.com.hk/
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ively.com.hk/
Instagram︰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lively.com.hk/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