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放弃呀周灵山!

dont-give-up-yet

这本书的出版过程,好漫长,中间还发生几个大小波折。

其中一个小波折,是编辑打算将本书改头换面,包装成充满“高傲女性主义”的书。简单来说,就是女人是女皇,女人是名牌,男人随时可以掉。

也是的,在这个“凡事讲包装,没人看内容”的世代,写正面文章,无人会看,但寸咀闹人,大家又会起哄。女人踩男人,才叫有见地。

非常肯定地,我不认为编辑有错,但在我这边,就变得好挣札,到底,我要选“崭露头角”,还是“扎好根基”?

换转是你,你会怎样选?

相伴我时间较长的读者可能会记得,当时我曾经说很痛苦,还哭到猪头,就是为了本书的大小细节。然后,蠢爆的我,还是选了后者,“扎好根基,拒做八婆作家”。试问,粗口谁不会讲?寸咀有谁不懂?我只想做好事,我不想男人劝女友别看我的爱情散文。喜欢我的读者,不会想见到我出港女书。

于是,我硬着头皮跟编辑谈,由讨论,到融合,到妥协,前后用了几个月时间。最后,我删了4篇散文,由72篇减至现在的68篇,本书用回我的目录编排,就是现在的版本。

上个月,收到本书卖不够数的消息,我不停想起这件事。

那一刻,我对人的信心跌得很低,我深信,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讲坚持,不应把人看得太正面,更加不应天真地相信读者真的想要正能量。我把自己关起来数天,不敢将事情告诉大家。

之后,有几位知情的读者私密我,安慰我,说要发起“一人一书”行动,但我婉拒。自己的事,应该自己承担。

又再隔了几天,那种心口挂勇字的胆生毛作风,似乎回复了少许。“一定有办法的!”“卖不够数,都可以尽卖,只要我再努力一点,宣传多一点,可能有转机……”

请求各传媒帮忙,大家都婉拒说︰“不是新书,不会做了。”我虽然失望,但都不能怨人,他们都是打份工,无理由为了你去冒险,被老板微言。

终于,我踏出最难走的一步︰在专页出文,把事情告诉大家。

“本书卖不够数”几个字,打了又删,删完再打,自幼习惯独立,被拳打脚踢都不低头的我,现在要求人了,那种感觉真的好丑怪。

我预计,无人会理我,我的散文一向免费,食谱又免费,本书又没有送护肤品、戏票、厨具,我凭什么要大家付出78元去买我本书?

但我也不想太多了,能做的,就做吧。

后来的事,大家都知道,你们陆陆续续贴出买了一本、两本、五本书的照片,很多书店都断货,连书店职员都好奇︰“咩书咁好睇,咁多人问既?”

在出版社盘数上,这个虽仍然谈不上是奇蹟,但在我这个充满坚持、原则、黑白分明、倔强、理想、梦想、痛苦、挣扎的小小世界里,就等同起死回生。

把自己关起来的几天,我不停自责,觉得自己不听话实在好自私︰“我要不要把书的存货都买回家?”然后,我又问自己︰“我应否被同化?应否为迎合风气,走去天天闹人,时刻寸人?”你要知道,我不是无能力这样做,只是,我有傲气地选择不做。

我只想做好事。

颓了几天,乡里终于训话︰“点解你成日觉得系自己错?”

我没有理会他,老公帮老婆,根本不理智。

“不,我不是帮你,我真的不认为你无尽力。为何所有事都要你一个人做?”他问我。
“不是我做,谁做?谁有责任帮我?人家不用我出钱印书,已经帮了很大忙!不是我错,谁错?”我早已忍不住想发泄。
“你要学懂分辨一件事︰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岗位,每个人都要做好份内事,件事才会成功。”
“我就是没有做好份内事囉!”
“我好肯定,无人会觉得你没有做好份内事,作者要求别把自己包装成八婆作家,如果这个要求好过份,出版社亦不会答应你。你再责怪自己,怎样走落去?”

乡里好少教训我,但闹一闹,个人的确醒啲,哈!

然后,我便想到,做人,或做我这款无背景、无人脉、无美貌的人,挨苦,是必然的了,但至少,我还可以哭几场当休息。如果低头了、被同化了,将来后悔,才发现无法回头,就喊都无谓。

其实,我都不知道为何要写这篇,可能是想鼓励其他人,或者是想跟大家打开心谈一谈吧。不知道我写了出来,会否有人指责,始终,相信好少作家会将失败公告天下,大家都是“哗我本书大卖”、“哗出版社‘邀请’我出书呀”,但无论如何,我就是这样坦白。

至今,我仍然怪自己……但每条路,都不易走的,大家有想做的事,就别放弃,失败总好过后悔嘛。现在,我要去拍灵感煮意了,你们买了书,记得拍照给我看,其实我会存在手机,做得累了拿来鼓励自己:别放弃呀周灵山!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