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小靈山

i-m-invisible

曾經,我深信自己可以隱形。

幼稚園低班那年,某天父親的妹妹來接我放學,去到阿嫲處,還未入家門,便被父親的大哥趕出去︰「野種,你別踏入我家!」

結果。我只好蹲在屋外的灶頭下(當時的徒置區,廚房都在屋外),盡量把身體蜷縮,再用手掩著鼻子和嘴去提醒自己︰「就算想哭都不要太大聲。」年紀輕唔知驚,我只想到不能再讓他見到我。

沒多久,神奇的事就這樣發生,他突然路過,卻竟然沒有望到我!

不知何故,他對我的無視,令頭腦一向奇怪的我,聯想起在電視見過的隱形人……

「原來我可以隱形!」

在第二天上學,我於是跟同學仔炫耀︰「哼,你識唔識隱形丫?我就識啦!」

同學們不信,我為顯示實力,決定表演偷粉筆。

趁老師不在班房,我走到黑板前,拿起一支白色粉筆緊握在掌心,然後,再做回昨天避開父親的大哥時的動作︰蹲着蜷縮身體、用手掩著鼻子和嘴。隱形mode開動!

那班不成熟而又平凡到無超能力的同學仔們,全部都緊張得屏住氣息。

不記得等了多久,就在他們開始對我失去興趣之際,門外傳來清脆的高跟鞋聲,成功將小伙子們的注意力扯回我身上。

老師終於步入班房,我努力保持姿勢,準備在老師開始點名時,神不知鬼不覺地隱形走回座位,再接受同學們的讚嘆。

老師走到黑板前,眼神充滿疑惑地望看我蹲着的位置。當時我還想,「老師一定是見不到我!哈哈!」

於是,我蹲着向前滑了兩步⋯⋯

突然,老師大聲喝道:「你幹嗎蹲在這?」「手仔拿着甚麼?」「拿出來!」「偷粉筆?」

課室的恥笑聲四起,二五仔紛紛舉報︰「老師,她說她可以隱形呀!」情急之下,我失了平衡,整個人蹲着跌在地上⋯⋯

結局當然是,我被見家長,回家更被媽媽打鑊勁金。「偷粉筆丫喇!我睇你今次點隱形,死女包好學唔學!」

可是,少不更事的我,還認為只是隱形術失效,後來又想,可能要父親的大哥在場才能使用。當然,又是直至長大了我才醒覺,那天,我並沒有隱形,只是對方當我透明啫!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