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形小灵山

i-m-invisible

曾经,我深信自己可以隐形。

幼稚园低班那年,某天父亲的妹妹来接我放学,去到阿嫲处,还未入家门,便被父亲的大哥赶出去︰“野种,你别踏入我家!”

结果。我只好蹲在屋外的灶头下(当时的徒置区,厨房都在屋外),尽量把身体蜷缩,再用手掩著鼻子和嘴去提醒自己︰“就算想哭都不要太大声。”年纪轻唔知惊,我只想到不能再让他见到我。

没多久,神奇的事就这样发生,他突然路过,却竟然没有望到我!

不知何故,他对我的无视,令头脑一向奇怪的我,联想起在电视见过的隐形人……

“原来我可以隐形!”

在第二天上学,我于是跟同学仔炫耀︰“哼,你识唔识隐形丫?我就识啦!”

同学们不信,我为显示实力,决定表演偷粉笔。

趁老师不在班房,我走到黑板前,拿起一支白色粉笔紧握在掌心,然后,再做回昨天避开父亲的大哥时的动作︰蹲着蜷缩身体、用手掩著鼻子和嘴。隐形mode开动!

那班不成熟而又平凡到无超能力的同学仔们,全部都紧张得屏住气息。

不记得等了多久,就在他们开始对我失去兴趣之际,门外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,成功将小伙子们的注意力扯回我身上。

老师终于步入班房,我努力保持姿势,准备在老师开始点名时,神不知鬼不觉地隐形走回座位,再接受同学们的赞叹。

老师走到黑板前,眼神充满疑惑地望看我蹲着的位置。当时我还想,“老师一定是见不到我!哈哈!”

于是,我蹲着向前滑了两步⋯⋯

突然,老师大声喝道:“你干吗蹲在这?”“手仔拿着什么?”“拿出来!”“偷粉笔?”

课室的耻笑声四起,二五仔纷纷举报︰“老师,她说她可以隐形呀!”情急之下,我失了平衡,整个人蹲着跌在地上⋯⋯

结局当然是,我被见家长,回家更被妈妈打镬劲金。“偷粉笔丫喇!我睇你今次点隐形,死女包好学唔学!”

可是,少不更事的我,还认为只是隐形术失效,后来又想,可能要父亲的大哥在场才能使用。当然,又是直至长大了我才醒觉,那天,我并没有隐形,只是对方当我透明啫!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