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能中的Magic Bean

i-m-possible

以前,我不會做菜,有次學人做曲奇,鄉里見到烤焦了的小圓塊之後,好奇地問︰「你搞咁耐原來種冬菇呀?」當決心要減肥後,我每逢週末便拉著鄉里逛各大超市,CitySuper、Taste、Great、Three-Sixty、Market Place、烘焙店,現在我合上眼都知道東西放在那裡。又為了學懂烘焙技巧,我不准自己買任何廚房電器,堅持由低練起︰用手打蛋白、蛋黃、忌廉;練習怎樣用麵粉棍,怎樣壓批皮、壓麵條。後來做麵包,我近乎天天都在搓麵粉,一磅、兩磅、三磅地不停搓。又因為室溫會影響麵包質素,於是我不准自己開冷氣,記得那個夏天,我流了很多如豆般大的汗水。

以前,我不會說和聽英文,為了學懂,我每天都在看西片、讀英文小說,練發音、咬字、語氣、文法。現在煮食片中的英文字幕都由我翻譯。烹飪界中有很多專有用字,searing、saute、stir-fry、pan fry、sweating,看上去全部都解作炒和煎,但原來都有不同意思,代表著不同火喉。

以前,我不會打字和用電腦,於是我逼自己日日練倉頡,終於一次又一次地打敗二千人、一千人、千五人,得到好多份工。

以前,我不會用Photoshop和寫網頁,為了學會,我日日拿明星的照片改肥變瘦,後來又用Photoshop畫人像,那時最喜歡畫容祖兒和Eva Longoria。現在Lively文章內的插圖,都是由我加工做出來。

以前,我不會寫文章,決定要成為作家之後,我逼自己一日寫三千字,練習怎樣用自己的風格去表達一件事,基本上我甚麼都寫一餐︰今天買餸怎樣、樓下有人打仔……

以前,我不會對鏡頭說話,開始Lively Food之前半年,我天天邊煮邊自言自語,練習怎樣清楚表達所有步驟。

由此可見,我的天資並不如大家所想的聰穎,實在我跟低能無分別,要不然怎可能甚麼都不會、甚麼都要學。

不過,我勝在願意追求生命中的可能性。

「可能性」是人生中的magic bean,有了它,你便有推動力去想,想得多了,內心那團蠢蠢欲動的好奇心,總會在某個時間推動到你去實行某件事。一次失敗、兩個挫折、三次孭鑊之後,你總會有一次成功。人若失去magic bean,即使生下來有幾醒幾勁,你都只有被活埋在泥土裡,跟絕處逢生的蛇蟲鼠蟻打交道。做人的確不容易,但又不如你所想般困難,只要你願意放下不可能,進入可能的思維,你隨時都可以活出一百樣可能。就算你如我一樣,天生低能,都總有機會達成理想。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