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岁的灵山

17861865_1857086041198630_8058189518719539128_n

右上角那位女士,我叫她做“妈妈”,她在我2至4岁时凑(照顾)过我。《块肉余生录》一书,就是她送给我的。

跟妈妈一起,我就最活泼了。因为,无论有几多人说我丑、笑我肥,皮肤又黑脸毛又多,妈妈都总会十分肯定地对我说:“你是最靓的。”(现在赞我靓的工作,由乡里负责,哈哈!)

妈妈还给我起了一个乳名,叫“大耳牛”,因为我的耳朵很大!

妈妈从来不会骂我和打我,她只会教我。我叫她的儿女做家姐和哥哥,有时妈妈扮恶,二家姐便会抱着我说:“不准吓她!”

可惜,后来因为成年人的问题,大概是妒忌心的角力吧,我只好减少见她。那时,我还得装作认同“妈妈是为钱照顾我的、妈妈不是真的疼我、妈妈不是好人”,但我心里想的其实是︰“妈妈最疼我”。每逢遇到可怕和无助的事,我第一时间便会“想”打电话给她。不过,一切都只是想。

而妈妈,亦不好意思干涉太多,始终,我不是她亲生的。所以就连我结婚时,请她当证婚人,又说出“你不想见谁我就不让他来”的承诺,她都拒绝。其实当时,我很伤心,亦有点不忿气,但都没办法。乡里教我︰“在华人社会里,上一代的事,不轮到下一代处理。她不来,你都不能太无礼地强逼她。”后来,我和妈妈便无再联络。

计一计,妈妈今年……要不已经80几90岁,否则……我希望她现在有100岁。

直至这一分这一秒,妈妈仍是我心里唯一认同的亲人,但同时,她也是我唯一的一个遗憾。时至今天,在我辛苦时、开心时、书展时、签名会时、觉得自己做得不错、睡不着、见到有趣的事……我都会想起她︰“如果她知道就好了。”但我拥有的,就只是以上一堆零碎的回忆,和这一张旧照。

如果你身边有疼你的人,伴侣也好、朋友也好、亲人也好,无论如何,都要捉紧对方。千万不要学我这样,被一句“但都没办法”而放弃。因为,有些人,放弃了,就是一辈子。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