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歲的遺書

my-near-death-experience

七歲那年,我首次接近死亡。下午班放學回家,見家裡無人,便乖乖開檯做功課。放了一粒Bubble Yum提子味吹波膠入口,邊寫生字,邊哼著張德蘭的歌。

「別去已經難~~~重會更艱難~愛火於心間…不~~~~~~」

還未唱完個「冷」字,突然咕嚕一聲,吹波膠由舌尖墮進喉嚨…吞了!

聽大人說,吹波膠是一種很可怕難纏的膠,咀嚼至無味後必須吐出,若不幸誤吞,輕則黏著食道,不能呼吸,重則滑入腸胃,把內臟黏作一團,到時必死無疑。雖然只有七歲,但都算有點小聰明,才不會信這種嚇小朋友的大話。

可是,喉頭開始有點不對勁…好像有硬物頂著,喝了幾口水,感覺仍在!想起數天前曾被吹波糖黏著鞋底,怎樣扯怎樣抹都拿不走,拉出來時鞋底跟吹波膠絲藕斷絲連的樣子,我終於驚了。

「假如黏在腸胃裡,會不會就變成這樣?」

其他小朋友或許會嚇得大哭,但當年已很成熟的我,呆望著還未寫完的功課,輕嘆了一口氣。

「唉,才七歲,就要死了。」

立即拿出一向不捨得用的香味信紙和信封,寫下人生中首封遺書。先是有禮地跟雙親道謝,跟朋友道別,見信紙還未被填滿,有點浪費,要寫甚麼好?

對了,我大把遺產,要好好分配才成。

集郵郵票︰一半送給鄭會傑(曾跟我用50元買郵票的小學同學)、另一半還給大哥哥
神奇筆盒︰放入棺材陪我
單車︰賣了它,無論如何不可送給衰表哥」(當時遺產太多,至今能記得只有這些)

好彩,我沒有在寫好前死去。本來我想用膠水將信封口黏好,但想到自己正正是死在「膠」手上,我決定用釘書機。

等了十分鐘,我仍在生。二十分鐘,還健在。三十分鐘…眼皮開始無力地垂下…原來,死就是這樣,還好,肚子一點也不痛,而且幾舒服,好放鬆。慢慢地、一呼一吸,我失去知覺。

「死女包,叫你回家做功課你瞓覺?」不知過了多久,我聽到一把聲音在叫我。嗯…原來死了都能聽到媽媽的聲音。

「喂!」震耳欲聾的一聲,我被嚇醒。

就這樣,我重生了,媽媽的罵聲,有如心臟復甦器一樣救了我。大難不死,我對自己說︰「生命很可貴,以後要好好去活。」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