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「點解」,不如問「點做」

當年金融風暴,我被裁員,心裏當然有挫敗感,我不停問老闆:「點解要炒我?我在新人之中,可是最勤力的啊!」

到問完了,我就想:一定要想辦法自我增值。於是,我用裁員的補償金,花了萬多元買來人生中首部電腦,我要努力學用Word、Excel、上網和打倉頡,提高自己的競爭力。

有電腦,當然要有電腦枱,在《實惠》選了一張300元的,但若要送貨和裝嵌,則需加200元,我當然自己搞掂。

然後,我一個人、拿着兩大箱木板回家,路上既是樓梯又是斜路,走到中途,我又問點解:點解我無依無靠?

但很快我又想,日子總要過,哭來無謂。

終於,到家門了。生父看到我,又是一臉不悅,我一邊砌櫃,他一邊用粗口罵我,他認為:那萬多元應該給他,學電腦根本無謂,電腦根本沒用。

但我全部不理,才少少閒言閒語,習慣了。

幾天後,豐澤的師傅上來裝機。這本來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但最後,我又被打。

話說,師傅將放有電腦螢幕的紙皮箱抬起,為了借力,他將紙皮箱,放在妹妹的鋼琴蓋面。

那鋼琴,我從未掂過,是生父母買給她的,所以連望都沒有望一眼。

電腦裝好後,師傅走了,生父剛好回家。

他在望了鋼琴蓋面一眼之後,立即大發雷霆,粗口橫飛⋯⋯

原來,師傅抬起紙皮箱借力時,在鋼琴蓋弄了一道刮痕。

弄花了生父母買給妹妹的貴重物品,在我家是近乎死罪。

沒多久,生母回來了,生父叫她打我︰「打佢啦!正XX嚟㗎!X你老母無X用!」

至於生母,她偏向喜歡罵我是「雞」或者「肥X(性器官)」,然後叫我不如去做雞。

年輕的我就是愛找死,我竟然未有跪地求饒,我在心裏,不停問「點解」,我真的不服氣,充滿問號地不服氣!

為何我買電腦學,就是錯?

為何妹妹的鋼琴,就是寶就是矜貴?

我倔強地,盯着正對我拳打腳踢、又扯我的頭髮的生母;那個冷眼旁觀、正為生母打氣「打X死佢最啱㗎喇!」的生父;還有繼續做功課,像沒事發生一樣的妹妹⋯⋯

我拒絕認錯。

我沒有錯。

我已經豁出去。

有種你就打死我,反正,我亦不想再活下去。

我的倔強,不停餵着生母的脾氣,她氣瘋了,突然衝到電腦那邊,先扯斷電線,然後又衝入廚房,拿出鎚仔,向着電腦起勢地敲。

「我整X爛哂你啲嘢,睇你條XX點玩!同我玩嘢丫喇!」

(多年後鄉里問我:點解唔還手?我有底線嘛⋯⋯我做不出對生我出來的兩個人動手,我是人,即使他們不仁。)

看着那部新電腦,我哭了,屈服了,不過,並非源於害怕,我只是,很傷心。

我問她:「點解你要咁做?我做錯啲咩呀?」

我用身體擋着電腦,我寧願她用鎚仔打我,都不要打爛我的求生工具。

終於,他們都打鬧到累了。

裝睡至深夜,等他們睡了,我起床駁回電腦線,偷偷學打倉頡。

「『你』字,是人弓火,噢,原來是由左至右、上至下去拆碼的……」

學了十多個字之後,我打到「痛」字。

看着這個字,我心裏又再出現千個問題。我的背很痛,臉很痛,心也很痛……點解會落得如斯田地?

但再一次,我很快便繼續練打字,不再多想。

在人生中,我們總會出現很多問號。

但問「點解」,無用的,最緊要是你「點做」。

我雖有問點解,但我總是很快又想點做。

因為,我們都無法控制別人,我們只能控制自己。學懂怎樣在別人製造的問題中自處,我們才有能力,為自己創造想要的答案。

很快,我對打中文已很熟練練,去見工做typing test,更打低300人,得到一份工作。

最意想不到的就是⋯⋯

半年後,我因為這部電腦,在網絡世界認識到鄉里。

由那一刻開始,我的人生開始改變。所有「點解」的問題,終於得到一個幸福的答案。

我說話不漂亮,我只懂用過去經歷去勉勵大家:當日的「點解」,是今天的「點綴」,還在問點解的你,加油啊!



About Elizabeth 周靈山

Elizabeth 周靈山
本文作者︰周靈山,愛情和瘦身食譜作家,減了60磅,擁有感應力,能看穿男人內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權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