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“点解”,不如问“点做”

当年金融风暴,我被裁员,心里当然有挫败感,我不停问老板:“点解要炒我?我在新人之中,可是最勤力的啊!”

到问完了,我就想:一定要想办法自我增值。于是,我用裁员的补偿金,花了万多元买来人生中首部电脑,我要努力学用Word、Excel、上网和打仓颉,提高自己的竞争力。

有电脑,当然要有电脑枱,在《实惠》选了一张300元的,但若要送货和装嵌,则需加200元,我当然自己搞掂。

然后,我一个人、拿着两大箱木板回家,路上既是楼梯又是斜路,走到中途,我又问点解:点解我无依无靠?

但很快我又想,日子总要过,哭来无谓。

终于,到家门了。生父看到我,又是一脸不悦,我一边砌柜,他一边用粗口骂我,他认为:那万多元应该给他,学电脑根本无谓,电脑根本没用。

但我全部不理,才少少闲言闲语,习惯了。

几天后,丰泽的师傅上来装机。这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但最后,我又被打。

话说,师傅将放有电脑萤幕的纸皮箱抬起,为了借力,他将纸皮箱,放在妹妹的钢琴盖面。

那钢琴,我从未掂过,是生父母买给她的,所以连望都没有望一眼。

电脑装好后,师傅走了,生父刚好回家。

他在望了钢琴盖面一眼之后,立即大发雷霆,粗口横飞⋯⋯

原来,师傅抬起纸皮箱借力时,在钢琴盖弄了一道刮痕。

弄花了生父母买给妹妹的贵重物品,在我家是近乎死罪。

没多久,生母回来了,生父叫她打我︰“打佢啦!正XX嚟㗎!X你老母无X用!”

至于生母,她偏向喜欢骂我是“鸡”或者“肥X(性器官)”,然后叫我不如去做鸡。

年轻的我就是爱找死,我竟然未有跪地求饶,我在心里,不停问“点解”,我真的不服气,充满问号地不服气!

为何我买电脑学,就是错?

为何妹妹的钢琴,就是宝就是矜贵?

我倔强地,盯着正对我拳打脚踢、又扯我的头发的生母;那个冷眼旁观、正为生母打气“打X死佢最啱㗎喇!”的生父;还有继续做功课,像没事发生一样的妹妹⋯⋯

我拒绝认错。

我没有错。

我已经豁出去。

有种你就打死我,反正,我亦不想再活下去。

我的倔强,不停喂着生母的脾气,她气疯了,突然冲到电脑那边,先扯断电线,然后又冲入厨房,拿出锤仔,向着电脑起势地敲。

“我整X烂哂你啲嘢,睇你条XX点玩!同我玩嘢丫喇!”

(多年后乡里问我:点解唔还手?我有底线嘛⋯⋯我做不出对生我出来的两个人动手,我是人,即使他们不仁。)

看着那部新电脑,我哭了,屈服了,不过,并非源于害怕,我只是,很伤心。

我问她:“点解你要咁做?我做错啲咩呀?”

我用身体挡着电脑,我宁愿她用锤仔打我,都不要打烂我的求生工具。

终于,他们都打闹到累了。

装睡至深夜,等他们睡了,我起床驳回电脑线,偷偷学打仓颉。

“‘你’字,是人弓火,噢,原来是由左至右、上至下去拆码的……”

学了十多个字之后,我打到“痛”字。

看着这个字,我心里又再出现千个问题。我的背很痛,脸很痛,心也很痛……点解会落得如斯田地?

但再一次,我很快便继续练打字,不再多想。

在人生中,我们总会出现很多问号。

但问“点解”,无用的,最紧要是你“点做”。

我虽有问点解,但我总是很快又想点做。

因为,我们都无法控制别人,我们只能控制自己。学懂怎样在别人制造的问题中自处,我们才有能力,为自己创造想要的答案。

很快,我对打中文已很熟练练,去见工做typing test,更打低300人,得到一份工作。

最意想不到的就是⋯⋯

半年后,我因为这部电脑,在网络世界认识到乡里。

由那一刻开始,我的人生开始改变。所有“点解”的问题,终于得到一个幸福的答案。

我说话不漂亮,我只懂用过去经历去勉励大家:当日的“点解”,是今天的“点缀”,还在问点解的你,加油啊!



About Elizabeth 周灵山

Elizabeth 周灵山
本文作者︰周灵山,爱情和瘦身食谱作家,减了60磅,拥有感应力,能看穿男人内心。著作《你是女皇,他就是皇帝!》  版权所有 © 2014 Lively.com.hk